易购平台-推荐

                                                                来源:易购平台-推荐
                                                                发稿时间:2020-06-04 02:02:28

                                                                “安养一个植物人,就是安抚一个家庭”

                                                                “他们最终能走到什么程度,医生只能发挥30%-40%的作用,其余只能靠家人护理。”杨艺说。

                                                                相久大决定创办一家专门接收植物人的托养机构。2015年,他辞掉工作,卖了一套房子,拿着160万的卖房款在密云水库旁的山沟里租了一套毛坯房,将之改造成了托养中心。命名为“延生托养中心”,取“为植物人延续生命”之意。在媒体报道中,“延生托养中心”是国内唯一一家专门接收植物人的民间托养机构。

                                                                伊丽苏娅建议,将来可以考虑通过“政府补贴+商业保险+民政救助+慈善捐助”的方式,解决植物人家庭面临的经济困境,短期内也可考虑将植物人医疗及护理纳入大病医保报销范畴,一定程度上缓解家属负担。

                                                                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副会长伊丽苏娅长期关注植物人群体。她认为,植物人托养机构审批难,在于政府没有将植物人纳入类似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的服务和管理体系之中。这导致植物人托养机构的主管单位至今没有明确。

                                                                2015年3月,托养中心收治了第一名植物人。第二年,患者增加到了三人。

                                                                相关医学专家告诉记者,目前,植物人促醒的治疗手段主要是神经调控治疗,也是国际上目前相对有效的治疗手段。其中应用最广的是深部脑刺激和脊髓电刺激手术,其原理都是通过在患者体内植入电极,刺激患者大脑活动,改善其神经活动状态,又被称为“大脑起搏器”。据了解,目前在中国,专门进行植物人促醒的科室,包括何江弘团队在内,不到10家。

                                                                托养中心是去年春节后搬到这里来的。创始人相久大以前是密云区人民医院的一名神经外科医生。因为工作关系,他每年都会接触到植物人,据他了解,普通医院和养老院都不愿接收植物人,医院是出于医疗资源有限和经济效益的考量,养老院则嫌照顾这类病人麻烦,而且容易和家属产生纠纷。

                                                                赵立坚:中国全国人大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作出决定,完全属于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涉。英方对此妄加评论、横加指责,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我们已向英方提出严正交涉。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5月1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曾就新冠肺炎病原鉴定做过介绍,你可以去查阅,我也可以再简要概括一下有关内容。1月3日,中国在还不清楚造成疫情的病原体是什么的时候,就通报了世卫组织以及其他国家。当时我们还不知道是什么病原体引起疫情,所以在通报的时候把它叫做“不明原因的肺炎”。1月7日,中国疾控中心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并在专家论证后于1月9日通报世卫组织和相关国家。1月12日,在经过科学严谨比对确认后,我们把病毒基因序列正式通报、分享给世卫组织,并且把整个基因序列上传到世卫组织全球共享数据平台。中国的抗疫行动对全世界公开,时间经纬清清楚楚,事实数据一目了然,经得起时间与历史的检验。